“护彤”商标注册案例分析

发布时间: 2019-10-30 12:24:53 185 次浏览


商标文字护彤商标注册号 2010765、商标申请人哈药集团制药六厂的商标详情 - 标库网商标查询

申请商标


商标文字佳倍护彤商标注册号 23570512、商标申请人宾万宏的商标详情 - 标库网商标查询

被申请商标


   

   申请人于2018年11月05日对第23570512号“佳倍护彤”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的主要理由:1、申请人是以生产化学药品为主、保健食品和饮品为辅的综合性企业,经多年努力培育了诸如“新盖中盖、护彤、严迪、泻利停”等一系列妇孺皆知、脍炙人口的产品品牌。争议商标与申请人第1603493号“护彤”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一)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2、申请人的第1568407号“护彤”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二)、第8492573号“护彤”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三)经长期使用已具有极高的市场知名度, 成为“人用药”商品上的驰名商标。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了申请人的驰名商标权利。3、争议商标的注册使用带有欺骗性,极易造成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4、争议商标的注册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属于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5、争议商标的注册属于“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行为。综上,请求依据《商标法》第七条、第九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和(八)项、第十三条第三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相关规定,对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申请人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光盘):

  1、申请人企业网站、企业外景、生产现场、质检现场照片等证据;

  2、申请人企业纳税、所获荣誉证据;

  3、申请人“护彤”商标的注册证据;

  4、申请人“护彤”商标的使用证据、所获荣誉;

  5、与申请人“护彤”商标相关的在先商标裁定书等。

  被申请人在商标局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经审理查明:

  1、争议商标由被申请人于2017年04月13日申请注册,于2018年03月28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2类啤酒、果汁、饮料制作配料等商品上。

  2、引证商标一早于争议商标申请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2类水(饮料)、饮料制剂等商品上,现为有效在先注册商标,由申请人所有。

  3、引证商标二、三早于争议商标申请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5类各种针剂、片剂、水剂、药物胶囊、医用营养食物等商品上,现为有效在先注册商标,由申请人所有。其中,引证商标二在第3931348号“护彤”商标争议裁定中被商标局认定在2004年02月27日前在“针剂、片剂、水剂、药物胶囊”商品上为相关公众所熟知。

  以上事实有商标档案及在案证据5予以佐证。

  商标局认为,《商标法》第七条第一款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为商标注册和使用的原则性条款,《商标法》第九条第一款为商标申请注册的总则性条款,本案适用《商标法》相关具体条款予以审理。根据当事人所提理由、事实和请求,本案焦点问题归纳如下:一、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是否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从而违反《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二、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三、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构成对申请人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抢注;四、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会造成误认及不良社会影响,从而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五、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

  一、争议商标“佳倍护彤”完整包含了引证商标一“护彤”,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系列商标或者商标之间存在某种特定联系,已构成近似商标;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除“啤酒”以外的商品与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第32类水(饮料)、饮料制剂等商品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考虑到申请人“护彤”商标的显著性,争议商标在除“啤酒”以外的商品上的注册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认为争议商标为引证商标一的系列商标,从而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的混淆误认,故争议商标在除“啤酒”以外的商品上与引证商标一已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啤酒”商品与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全部商品,不属于相同或类似商品。故争议商标在“啤酒”商品上与引证商标一未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情形。

  二、“护彤”为无固定含义字母组合,该文字作为商标注册使用显著性较强。根据审理查明事实3可知,引证商标二在第3931348号“护彤”商标争议裁定中被商标局认定在2004年02月27日前在“针剂、片剂、水剂、药物胶囊”商品上为相关公众所熟知。加之本案中,申请人提交的在案证据材料能够证明其“护彤”商标使用在儿童药商品上持续时间长,公众知晓程度高,且至争议商标申请日前,一直处于持续使用状态,依据其在广告宣传、媒体报道、产品销量、市场排名、公众知晓程度等方面的情况,商标局对引证商标二在“针剂、片剂、水剂、药物胶囊”商品上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时已为公众所熟知的事实予以确认。

  鉴于申请人引证商标二的显著性及其长期大量使用、公众知晓程度较高的事实,争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容易导致混淆误认,减损申请人为公众所熟知商标的显著性,从而可能使申请人的利益受到损害。故争议商标在上述商品上的注册和使用已构成《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所指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的情形。

  三、关于《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申请商标注册......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规定保护的是在系争商标注册前已经在相同或类似商品/服务上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的未注册商标。鉴于商标局已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第三十条的规定对申请人的注册商标权利进行了保护,故争议商标的注册不属于《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指的“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

  四、申请人关于争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和(八)项规定的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商标局不予支持。

  五、鉴于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第三十条的规定对申请人商标权利进行了保护,故本案不再对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进行评述。

  综上,申请人无效宣告理由部分成立。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第三十条、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商标局裁定如下:

  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