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juni”商标注册失败案例分析

发布时间: 2018-11-04 10:38:36 1450 次浏览

  申请人于2017年10月13日对第13377999号“Brijuni”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申请。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依法受理后,依照《商标评审规则》第六条的规定,组成合议组依法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的主要理由:一、申请人致力于提供世界顶级男装,其“Brioni”商标是世界男装奢侈品品牌之一。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申请人及其商标经宣传使用已达到众所周知的程度。申请人请求认定第3914823号“Brioni”商标、第4840019号“BRIONI”商标为“服装”商品上的驰名商标。争议商标构成对申请人驰名商标的恶意抄袭摹仿。二、争议商标与申请人在先在第3类注册的国际注册第1009840号、第8280537号“Brioni”商标(以下分别称引证商标一、二)、在第25类在先注册的第3914823号、第4663967号“BRIONI”商标(以下分别称引证商标三、四)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三、被申请人赵旭芳曾是义乌市成长快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其丈夫袁蒯寅、亲属袁笑妃等经营多家空壳公司用于商标抢注,例如ALC股份有限公司、奋起皮业有限公司、瑞欧商标托管联盟美商控股公司等,其指定代理机构义乌市赛得龙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相关代理公司义乌市奋起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亦有伙同被申请人抄袭申请人商标的恶意行为。被申请人及其关联方的欺骗注册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其囤积商标的行为超出正常生产经营需要,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秩序,会产生不良影响。争议商标的注册为以不正当手段抢注的情形,极易引起相关公众混淆误认。综上,申请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条、第七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第十三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请求对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申请人向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申请人向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以光盘形式提交):
  1、百度百科、谷歌及部分媒体对申请人及其商标的介绍及搜索结果;
  2、申请人公司注册资料及中英文摘译、申请人名下商标全球注册列表及相关复印件;
  3、意大利大使馆出具的公函;
  4、邓白氏公司出具的申请人信用报告;
  5、申请人1998-2008年间销售额列表、1994-2007年申请人部分销售单据;
  6、申请人庆祝成立50周年宣传册及《BRIONI》一书;
  7、1989-2010年间申请人在世界范围内的广告宣传证据;
  8、国家图书馆检索报告;
  9、申请人为James Bond 提供服饰的互联网报道打印件;
  10、PPR集团收购BRIONI品牌的报道;
  11、在先裁定书;
  12、日本《外国商标权利人名录》摘页;
  13、被申请人、袁蒯寅及其关联人名下商标信息、关联公司信息及其他恶意注册商标的相关证据等。
  被申请人在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经审理查明:1、争议商标由被申请人于2013年10月17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03类口红等商品上,商标局初步审定并公告后,被本案申请人提出异议。商标局于2016年04月14日核准争议商标的注册并公告。申请人于2017年10月13日向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申请。
  2、引证商标一领土延伸至中国保护日期早于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日期,核定保护在第3类化妆品等商品上,现处于专用权期限内,为有效注册商标,为本案申请人所有。
  引证商标二由申请人于2010年05月10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03类牙膏等商品上,商标局于2014年01月06日初步审定,经过异议程序,于2015年11月28日核准注册并公告。现处于专用权期限内,为有效注册商标。
  3、引证商标三、四的注册申请日期及领土延伸至中国保护日期均早于争议商标注册申请日,核定使用在第25类腰带、服装等商品上,现为申请人所有,处于专用权期限内,为有效注册商标。
  4、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日前,申请人在全球范围内广泛注册“BRIONI”、“布里奥尼”等商标,其中包括美国、新西兰、加拿大、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日本、中国等。
  5、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日前,申请人在《芭莎男士》、《时装》、《成都商报》、《成都晚报》、《华西都市报》、《上海日报》等多家中国报刊杂志上对其“BRIONI”商标的服装等商品进行了大量的广告宣传及媒体报道。
  6、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在先案件多次认定义乌市成长快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袁笑妃、ALC股份有限公司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以不正当手段注册”情形。
  以上事实有商标档案及申请人提交的证据2、7、8在案佐证。
  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条、第七条的内容已经体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具体规定之中,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具体条款对本案予以审理。根据当事人理由、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查明事实及在案证据材料,本案焦点问题审理如下:
  一、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至四是否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洗面奶、化妆品、香精油、空气芳香剂等商品与引证商标一、二核定使用的香精油、肥皂、化妆品、香料等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较为接近,属于类似或关联性较强的商品。争议商标“Brijuni”与引证商标一、二“BRIONI”、“Brioni”在字母组成、呼叫等方面较为接近,消费者施以一般注意力不易区分,已构成近似商标。同时,根据申请人提交的在案证据可知,申请人的“BRIONI”商标在世界范围内享有一定知名度。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同时在上述类似商品上使用容易造成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已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使用在类似或关联性较强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化妆品等商品与引证商标三、四核定使用的服装等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区别较为明显,未构成类似商品。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三、四未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二、争议商标的注册与使用是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鉴于申请人在与争议商标类似商品上已有在先注册商标,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条对申请人在先商标权进行保护时对引证商标的知名度已有考虑,并据此支持了申请人的评审请求,在此前提下,本案无需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进行审理。
  三、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情形。《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系指在先使用的未注册商标,本案申请人的引证商标一、二是注册商标。因此本案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二条“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之规定。
  四、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八)项的规定。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所指的“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是指商标本身具有欺骗性,本案争议商标“Brijuni”不属于该条款规定的情形。《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主要是指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本案申请人所述理由不属于该条款所指情形,且本案争议商标本身并没有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因此争议商标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八)项所指情形。
  五、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该条款中“不正当手段”系基于不正当竞争、牟取非法利益的目的,恶意进行注册的行为。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BRIONI”首尾字母相同、在字母排序、呼叫等方面相近,难谓巧合。根据申请人提交的证据及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审理查明可知,赵旭芳曾与本案申请人关于第4684147号“BRIONI”商标达成高额转让协议,协议中赵旭芳承诺不会在第18类再注册相同或近似商标,但后又通过名下公司申请注册与该商标近似的第11119208号“BTOIRQNI”商标。被申请人该种行为违背协议,加之被申请人及其关联企业申请注册包括争议商标在内的围绕申请人商标在多个类别反复注册的行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系以牟取非法利益为目的恶意注册行为。并且,申请人提交的证据中显示,赵旭芳曾为义乌市成长快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义乌市成长快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的商标曾多次被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认定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以不正当手段注册商标”情形。本案中,被申请人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注册和使用多件类似商标的正当性。据此,可以认定本案被申请人申请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具有明显的复制、抄袭以及摹仿他人商标的故意。该类抢注行为不仅会导致相关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更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并有损于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
  综上,申请人无效宣告理由部分成立。
  依照《商标法》第三十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和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裁定如下:
  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